欢迎您来到上海悍马建筑官方网站! 联系悍马收藏网站在线留言网站地图ENGLISH工程信息下载工程信息下载

悍马加固材料

高端加固材料制造专家15年加固材料行业前沿品牌

连续8年获得《中国人保》承保24h咨询热线
400-012-6012

服务号服务号

热门关键词搜索: 灌注胶粘钢胶加固材料大全植筋胶碳纤维布

当前位置:首页 » 悍马加固材料资讯中心 » 悍马新闻 » 特朗普沙特外交首秀 美外交政策调整?

特朗普沙特外交首秀 美外交政策调整?

文章出处:悍马加固材料人气:-发表时间:2017-05-22 11:18【

特朗普沙特外交首秀 美外交政策调整?

当地时间20日上午,美国总统特朗普抵达沙特首都利雅得,开始上任以来的首次出国访问。根据目前公布的日程,特朗普到达沙特之后将连续会见沙特国王萨勒曼、王储穆罕默德·本·纳伊夫和王储继承人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探讨双方未来关系发展走向和地区事务等共同关心的问题,并于21日参加海湾阿拉伯国家-美国峰会和阿拉伯-伊斯兰国家-美国峰会。

特朗普中东行三大重要看点

从访前美官方及媒体所披露出的信息来看,特朗普中东行主要包含三大方面重点任务,这也是评估此次访问成果的三个重要看点。

政治上,特朗普最重要的议程就是推动巴以双方领导人在不设前提的情况下进行接触,重新启动搁置多年的巴以和谈。特朗普将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再次会面,要求其在巴以问题上作出表态。同时特朗普还将与巴勒斯坦领导人阿巴斯再次会谈,敦促巴方放下包袱,加入特朗普的中东和平进程。

安全上,加强与中东盟友的反恐合作,打造更有效、更团结的地区反恐联盟,确保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战役的最后胜利。据报道,特朗普在访问沙特期间将参加多个阿拉伯国家领导人参加的大型峰会,共同商讨打击“伊斯兰国”、反对极端主义思想等议题,甚至可能正式推出所谓的“阿拉伯版北约”,将沙特、约旦、阿联酋、埃及等地区盟友均纳入其中。在这一新的安全安排中,特朗普或将进一步明确遏制伊朗的政策目标,以此团结逊尼派阿拉伯盟友,打造更紧密、更机制化的盟友体系。

特朗普外访“首秀”折射出美国外交政策有怎样的调整


特朗普外访“首秀”折射出美国外交政策有怎样的调整?

一、跟邻居关系不好,要“重返”中东?

按行程安排,特朗普将首先到访沙特阿拉伯,随后先后访问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然后,特朗普将前往梵蒂冈。他将在意大利首都罗马与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会面。之后,他将前往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出席北约峰会,并出席在意大利西西里岛举行的七国集团峰会。

美国历史上,大多数总统首访地一般都选在加拿大、墨西哥等美国的“后院”,以此表明美洲对于美国外交的基础性战略地位。特朗普首访却选在了中东。

对此,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学者王浩认为原因有两个方面。

其一,当前美国与墨西哥、加拿大的关系都不太好——美墨关系由于“边境筑墙”事件十分尴尬,美加关系也由于特朗普政府致力于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而蒙上了一层阴影。

其二,中东对美国而言具有众所周知的地缘战略价值,与欧洲和东亚一起构成美国地缘战略三大重点方向。由于中国、日本领导人不久前已经与特朗普见过面,韩国新总统还没产生,特朗普此次并未选择前往东亚,而是选择先访中东再访欧洲。

此外,中东地区由于面临恐怖主义威胁和叙利亚问题等较为紧迫的挑战,特朗普与中东盟友就这些问题进行磋商也是现实需要。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刁大明表示,特朗普首次出访的行程安排给人第一印象是有些意外,但事实上反映了特朗普政府目前的外交倾向,对中东事务明显重视,甚至显现出了某种强势回归中东的初步态势。

刁大明说,传统上,出于能源利益、军事利益、地缘战略乃至犹太群体利益的考虑,美国共和党政府会更为关注中东,而且特朗普政府中的高层官员特别是防务安保方面的官员对中东事务相对熟悉,特朗普也很有意愿打击“伊斯兰国”并维持美国在中东的主导地位,所以他很快地调整了奥巴马时代的叙利亚政策,开始有所行动。

王浩同样认为,相较于奥巴马时期美国在中东问题上的“脱身”政策,特朗普对中东问题会更积极,这一点在前不久美国对叙利亚的空袭中可以得到证明。

不过,王浩指出,特朗普对美国中东政策的调整也有限度。在当前美国本土主义和“反全球化”思潮上升的背景下,特朗普的战略大方向依然是进行收缩,将主要精力放在解决国内经济和社会问题上,因而其像小布什政府那样深度卷入中东的可能性并不存在,其解决问题的方式很可能将保持奥巴马时期的多边主义、与盟友合作,从而降低自身战略成本。

中东盟友“不高兴”,需要安抚

二、中东盟友“不高兴”,需要安抚

特朗普将访问的两个中东国家沙特和以色列都是美国在中东的重要盟友,而且都对特朗普上台后美国中东政策可能变化有所疑虑。

认为,除了稳定中东局势,特朗普此行的另一重要目的便是安抚盟友。

美国与以色列一直有着特殊的关系。王浩说,美国历届政府对以色列的政策都难以脱离中东地缘政治现实和美国国内政治两大制约因素。美国推行任何中东政策都需要以色列的配合,离不开美国国内强大的以色列游说集团对于总统决策的影响力。

刁大明指出,特朗普明显重视美以关系,一改奥巴马时期相对冷漠的态度,其女婿库什纳的犹太裔背景也是原因之一。同时,巴以问题的确是美国可以发挥最大主导作用的重要中东议题,也是美国保持在中东地位的重要抓手。

王浩认为,从特朗普将与以巴领导人会谈这一点来看,他对解决巴以问题态度积极,想让美国继续发挥斡旋作用。但是,他尚未提出明确的路线图和解决方案。考虑到美国历届政府在巴以和谈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和挑战,现实很可能会让特朗普受挫,尤其是亲以色列的立场将使他协调巴以矛盾时面临重重困难。

美国与沙特的关系过去一段时间也不太理想。此前有分析认为,特朗普针对一些西亚北非国家公民的“入境限制令”,以及美国国会去年允许“9·11”恐怖袭击幸存者和遇难者亲属起诉沙特政府,给美沙关系带来负面影响。

不过,王浩认为,沙特依然十分重视与美国的盟友关系。沙特对奥巴马执政时美国在伊朗核问题、处理叙利亚和伊拉克局势上的态度感到不满,希望两国关系以及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在特朗普时期有所强化。

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也致力于与沙特合作应对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因此对沙特的重视程度会有所提高,会视其为解决地区问题的有力助手。


原文链接http://www.shhorse.com/Article/tlpsttttwjsxm_1.html

(本文来源于网络,悍马加固整理报道,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另,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后果自负。)